愛書小說網 > 武俠修真 > 道門法則 > 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是來報仇的

章節目錄 第一百二十四章 我是來報仇的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<co>

    顧南安身上一陣發冷,他從魏致真眼中,看到了殺意。

    對方哪里是來試劍的?他是想要殺了自己!

    顧南安感到一陣莫名的恐懼,將懷抱中的上陽紅葉劍握在掌中,指向魏致真。

    “你我比試一場,不論勝敗,你離開靈山,今后我們再不相干……亮劍……亮出你的……日月黃華劍。”顧南安嗓音嘶啞,如同咆哮般,劍指魏致真。

    魏致真冷冷打量著顧南安,忽道:“不論勝敗,離開靈山?有那么好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站住!那你想怎樣?”

    魏致真盯著顧南安,神情嚴肅:“你對我老師做了什么,你自己心知肚明,同樣的事情放在你身上,你會怎么做?實話告訴你,我在你門口等了七天,不是為了等著跟你比劍,我是來報仇的!”

    “說好的試劍斗法,你不能殺我……你不能……這里那么多人,你不敢殺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聽說很多餿主意都是你出的,又聽聞顧煉師以智計出名?那你算一算,我今天會不會殺了你。”

    顧南安不說話了,幾次攥緊了上陽紅葉劍,又幾次松開,心里拼命算計,卻算不出來——算計對方殺掉自己的決心,應該怎么算?

    顧南安瞪著紅通通的雙眼,努力掙扎道:“你不會殺我的……這里有上千修士……真師堂、朝廷,很多人都在盯著……”

    魏致真輕輕一笑,道:“天下人都知道,我入大法師還沒幾年,道法不純,斗法之時偶有失手,在所難免。我樓觀會向顧氏山莊賠償的,師弟……”

    話音剛落,趙然從儲物扳指中倒出十個木箱,箱子打開,里面碼放著整整齊齊的銀錠,在日光下熠熠生輝。

    “白銀十萬兩!顧煉師可以放心,你家后輩子弟,我樓觀養之!”

    十萬兩現銀就在眼前,瞬間布滿顧南安的視線。

    顧南安臉色一陣青一陣白,心里只有一個念頭:這就是我的買命錢嗎?這么多現銀,樓觀早就準備好了……

    原來江騰鶴對我動了殺心,他們想殺我!當著那么多人的面,他們是真的想殺我!怎么辦?

    這哪里是銀箱,在顧南安眼中分明就是十副棺材,那些銀錠也化為了紙錢。

    我要死了么?明年的今日,便是我的祭日么?

    顧南安渾身開始顫栗,完全控制不了自己。

    身后顧遂遠輕輕道:“叔父,我們認輸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我寧死也不認輸,死則死矣,我顧南安立于天地之間,豈能貪生怕死!”顧南安嘶吼著,他想要大聲的向天下證明他的勇氣,但旁人只聽到了近似哭泣般的掙扎。

    他想要不顧一切出劍——卻只覺上陽紅葉劍重逾萬斤,根本刺不出去!于是雙手合力,拼命去攥劍柄,想要凝聚法力,法力卻似乎消失了一般,氣海中只剩下滿腔的恐懼。

    顧南安又開始和恐懼對抗,渾身上下不由自主的縮緊,繼而“啊”的一聲想要將恐懼從體內驅散出去,最終還是無濟于事。

    這一聲掙扎喊出來的同時,已是淚流滿面……

    自己身心疲倦整整七天,對方卻養精蓄銳,這要怎么打……

    憑什么他們賺銀子,我卻要冒著生死……

    我若一走,顧氏后輩誰來照拂……

    我要死了,見不到明天了……

    忽然,他聽見身后的舅舅喊道:“認輸吧,勝敗常事,敢于承認失敗,才是真的大勇之輩!”

    聽到這句話,顧南安頓時感到一陣溫暖,就如同漩渦中拼命掙扎的落水者,抓到了一根稻草。

    不錯,敢于承認失敗,這才是勇氣的體現。只要我不動手,魏致真就不會“失手”!

    “我認輸!”說完這句話,顧南安心里莫名的松了一口氣,渾身無力,搖搖欲倒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場嘩然!

    魏致真滿臉的失望,嘆了口氣,顧南安渾身虛脫,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魏致真走上來,兩指夾住上陽紅葉劍的劍鋒,向后一拽。

    顧南安勉力握緊劍柄,掙扎著守護寶劍。

    魏致真皺眉喝道:“松手!”

    顧南安心中一顫,寶劍被魏致真奪去,魏致真掃了一眼上陽紅葉劍,劍鋒“啪”的一聲拍在顧南安頭頂:“跪下!”

    顧南安雙膝一軟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我樓觀有座靈劍閣,閣中藏有不少敵人的法劍,你這劍不錯,我收走了。能入靈劍閣,也是你顧氏的榮幸。等你哪天真正把心思用在道法上了,可以來大君山取劍。”

    魏致真轉手將上陽紅葉劍拋給趙然,趙然笑著接了,收到扳指中。

    魏致真走出去兩步,又轉過頭來向顧南安道:“你是個聰明人,但想得太多,瞻前顧后,就成了個蠢人,很多時候,解決問題是要靠拳頭的。”

    趙然聽得大點其頭,沖魏致真伸出大拇指,又有些遺憾道:“讓他逃過一劫。”

    魏致真道:“無妨,此人道心已毀,再難進境,廢了。”

    蓉娘不知何時湊到趙然身邊,搖頭嘆息:“雖然從顧南安躲到第三天的時候,我就猜他要輸了,但我真是沒想到,最后會是這么個輸法,不戰而降。他連斗一斗的勇氣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趙然笑了笑,道:“顧南安生生把自己拖垮了,怪得了誰?就如我大師兄說的那樣,顧家的修士,想得太多了,想來想去,被自己那點小心思算計死了。”

    蓉娘道:“我怎么覺得你也想得挺多的呢?為什么你就不會把自己算計死?可見這話也不是放之四海皆準。”

    趙然道:“我能一樣么?”

    蓉娘道:“行,你不一樣。這一戰打完了,什么時候去游龍館?游龍館又會拖幾天呢?”

    趙然道:“馬上就去。接下來不會那么拖了,那三位應該得了消息,吸取教訓了。”

    蓉娘瞄了一眼趙然取出的飛行法器,好奇的問道:“這就是清羽寶翅?”

    趙然謙虛道:“不錯,小門小派,僅此一件而已,論品質,也就在天下各宗門飛行法器中名列前十,不一定能擠進前三,你家大門大戶的,也看不上眼。”

    蓉娘白了他一眼:“你這人說話怎么那么賊啊?說你驕傲,似乎很謙虛,真要說你謙虛吧,這話聽起來又不是那么個味兒,嗯,炫耀。”

    趙然喊冤:“在你家閣皂山跟前,我哪兒敢炫耀?小人之心,小人之心啊!”

    蓉娘道:“那我跟你們一起走,試試好坐不?”

    趙然擺了個邀請的手勢:“那就有勞蓉娘品鑒一番。”

    忽聽身后有人喊:“蓉娘……”

    蓉娘回頭一看,喊她的是潘錦娘,錦娘旁邊還有楊存心、安妙、杜星衍、司馬致富幾人,于是沖她們擺了擺手:“有點事和樓觀談,你們自己去衢州吧,不用等我。”

    說罷,邁步而入翡翠玉盤,上下動手摸來摸去。

    趙然:“哎,小心點……這個別亂碰……行行行,一會兒你來操控……這是放聚靈符的地方……”

    蓉娘伸手:“聚靈符拿來。”

    趙然雙手一攤,嚴辭拒絕:“你不是要駕馭法器嗎?當然是你出。”

    “憑什么啊?你就那么小氣?”

    “不是小氣,是你想駕馭法器的,當然用你自己的聚靈符比較順手,這叫人符合一,懂不懂?”

    “這是哪門子的歪理邪說……”

    “別瞎動,等大師兄他們來了再走。”

    “人呢?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?哦,駱師兄在那邊斗法呢,還沒打完……咦?大師兄和青衣去哪兒了?”

    趙然和蓉娘在清羽寶翅上摸來摸去、交流心得的時候,被蓉娘撇下的一干人等都在犯嘀咕。

    杜星衍看著魏致真的背影,好一陣神往:“不愧是大師兄,一劍不出,強敵灰飛煙滅……”

    旁邊不知何時冒出來一個修士,同樣贊嘆:“堵門七日,對手繳劍認輸,有大師兄在,真乃我輩君山之友的福分!”

    此言當真深得我心!杜星衍轉過頭來,見是個道袍上標識著三只小鼎的黃冠道士,抱拳問:“閣下是龍虎山哪位?”

    “小道龍虎山王梧森,見過杜師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君山之友?”

    “早聞鏡玄散人也是君山之友,特地前來拜會……哈哈,幸會幸會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道無邊落木。”

    “啊呀,原來竟是落木道友,一家人,一家人……對了,你那篇《浙江信力調查》寫得極好,家父贊嘆不已……”

    不提王梧森和杜星衍如何攀交,這邊廂錦娘皺著眉道:“蓉娘怎么和趙致然混一起了?不行,我回頭要去提醒一下端木大哥,這個趙致然可不是好人,蓉娘別被她騙了。”

    楊存心輕笑:“你的意思,我會轉告端木大哥的,放心吧,這世上能騙蓉娘的還真不多。是不是,杜師兄?嗯?杜師兄去哪了?”

    安妙道:“蓉娘不跟我們走,咱們怎么去爛柯山?你們誰帶有飛行法器?”

    錦娘問司馬致富:“司馬,你們家的霞紋白云帔呢?沒帶出來?”

    司馬致富反駁:“錦娘,你怕不是開玩笑?這種東西,除了蓉娘家,誰能隨便拿出來用?你們家的十轉五道舟呢?你怎么不拿出來用?”

    錦娘道:“那樓觀怎么就拿出來用了?”

    司馬致富道:“樓觀小門小戶,弟子就那么幾個,老師又不出山,可不就是這幾個弟子在用?他們沒規矩是他們的事,咱們用得著攀比?”

    楊存心道:“行了,別吵了,咱們去找端木大哥就是。”</co>

    本書來自
腾博会官网娱乐网址 - 腾博会官网 诚信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