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書小說網 > 其他類型 > 女總裁的特種保鏢 > 第24232章 火焰騎士

第24232章 火焰騎士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“你們教廷隱藏的還真的是夠深的,沒想到竟然出現了擁有火焰紋章的騎士。≦看 最 新≧≦章 節≧≦百 度≧ ≦搜 索≧ ≦ 品 ≧≦ 書 ≧≦ 網 ≧”

    看到了這個騎士身所穿著的鎧甲的案,正在和天魔大戰的黑暗議會的會長,臉露出了一絲驚訝的神情,而后嘴角勾起了一絲陰冷的笑容。

    只見他轉過頭,看向了天魔說道“沒想到你現在還有心情和我在這里對戰,難道你不用去照看一看那個小家伙嗎?要知道擁有著元素的騎士可不是那么好打敗的。”

    天魔雖然并不知道,這所謂的火焰紋章的騎士,究竟有著怎么樣的強大實力,但是心對于林昊卻是充滿了自信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有心情擔心的話,還是擔心擔心你那個所謂的火焰騎士吧,面對到這個天縱才的小家伙,只能說他是倒霉。”說話的時候,天魔再一次發動了強烈的攻擊,讓黑暗議會的會長身的長袍,被完全的割破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敢傷害到我的衣服,看來你是找死。”黑暗議會會長臉露出了憤恨的神情,也不再說多余的話,直接和天魔大戰再一起。

    天魔和黑暗議會會長,兩個人的對話,一字不漏的傳在了林昊的耳,這并非是林昊有意的去傾聽,而是因為他的神識力量非常的強大,可以將整個戰場內的每一絲動靜都感應到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擁有火元素的騎士,這是什么意思?”此時的林昊心自言自語的說道,而火焰騎士也抓住了林昊分神的這一個瞬間,揮動著手的劍,刺向了林昊的胸口。

    看到了對方的攻擊,林昊急忙向后退去施展出了八卦步伐,躲過了對方的一次攻擊。

    “和我在戰斗的時候竟然也敢分神,你這未免有些太看不起人了吧。”火焰騎士皺著眉頭,語氣不滿的說道。

    能夠成為教皇近衛隊的一員,代表了他的實力相當的強悍,對于這樣的一個人來說,有一個人和自己不好好戰斗,對于他們將是最大的一個侮辱。

    “算是在和你戰斗的時候分神,那又能怎么樣?”雖說對于對方的實力,林昊也是非常的認可,但是兩軍交戰氣勢面絕對不能輸,林昊也借助這個機會,故意做出不屑的神情,小小的想要打擊對方一下。

    但是聽到林昊所說的話,火焰騎士翻單也沒有露出任何不滿的神情,反而臉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“看得出來你的身體的確是相當的強悍,我現在算是明白了,為什么我的后代,那一隊布魯克父子會敗在你的手,原來是因為你這強悍身體的原因,如果可以的話我倒是真的希望能夠將你的身體搶走,對于騎士來說,你這樣的身體是最大的保障。”

    作為教皇的近衛隊的成員,每一個人在成為近衛隊的一員的時候,都可以要求教皇賜予他們一項非常秘密的功法,而這樣的招式他們絕對不能夠外傳,一直到死去之后將會被教皇簽字的收回。

    而這位火焰騎士所選擇的招式則是奪取身體的招式,在這個火焰騎士的眼看來,他只有不斷的去搶奪,更加強壯的身體才能夠提升自己的實力。

    雖說他自身的身體的強度已經達到了一定的極限,不過這卻并不能夠讓他感到滿意,看到了林昊身體如此的強悍,火焰騎士的臉露出了一絲向往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想要奪取我的身體,那要看你有沒有這樣的實力,在你偷襲之下還不能夠對我造成實質性的傷害,如果你的實力僅僅只有這樣的話,那么你可以去死了。”

    林昊雖然心警惕,但還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,如果換作別人的話恐怕早被林昊氣得爆炸了,畢竟這種吊兒郎當的樣子讓人不由得火大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這么覺得嗎?看來你也是一個傻子,原本我還以為你擁有著相當的實力呢。”

    火焰騎士聽到林昊所說的話,笑著搖了搖頭,而后用手指了指林昊的胸口說道“你還是看看你的胸口吧,雖說僅僅是非常微弱的痕跡,不過我想也足以表明一些東西。”

    聽聞火焰騎士的畫像與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胸口,直接在自己胸口,面留著一道淡淡的紅色的印記,這個印記雖然很淡,但是林昊卻感覺到一絲灼燒的傷痛,這樣的傷痛對于自己的身體來說,雖然不算得是什么,不過卻足以讓林昊驚訝。

    雖說現在自己的修為實力僅僅是四重天的門檻,但身體的強度卻恐怕已經達到了六重天的頂峰,在這樣的身體之下,竟然能夠被對方留下了這樣的痕跡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為什么會被稱之為擁有火焰紋章的騎士嗎?”此時的火焰騎士似乎也不著急和林昊進行戰斗,反而是一副嬉笑的樣子凌空而坐,那樣子更像是兩個人準備在嘮家常。

    “我想應該是因為你身這所謂的火焰的圖案吧,雖然我并不知道這代表了什么。”林昊仔細的想了想而后笑著回答到,此時他也盤坐在地,而在這個時候,忽然之間有一個,騎士向著林昊的方向沖了過來。

    但是像是裝作沒有看見一般,直到這位騎士沖到林昊不足五米的范圍之內,只見一股金色的光芒刺入了自己的胸口之,而后這個騎士的尸體,便直接從天空墜落到了地。

    “難道咱們兩個人之間交談,你還需要找人來偷襲嗎?這樣是你火焰騎士厲害之處吧?”說完這句話,林昊哈哈大笑了起來,嘲諷之意言于表。

    面對著林昊的嘲諷,火焰騎士非但沒有生氣,而是雙手一攤,做出了一個無所謂的樣子“這僅僅是一個誤會,跟我并沒有什么關系。”

    而后火焰騎士站起身來,大聲的對著周圍喊道“所有人聽我的命令,我和他之間的戰斗絕對不可以參與進來,直到有一個人死亡為止。”

    聽到了火焰騎士所說的話,所有人全部都堅定的點了點頭,而正在和那名老者大戰在一起的教皇,則是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,對于不茍言笑的教皇來說,能夠讓她露出笑容,已經是對于那個人的肯定了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你這個老混蛋竟然還能夠笑得出來,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。”

    看著教皇停止了自己的動作,老則也沒有繼續進攻,兩個人在短短的時間之內,已經不知道大戰了多少回合,此時在他們周圍方圓十幾里的地方,早已經是沒有任何一個人,他們雙方打出來的能量波動,對于一些普通人來說,都是難以承受的強大力量。

    教皇臉露出了一絲淡然的笑容,雙手不斷劃動,而后臉作出了一副神圣的樣子道“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,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,那個青年是你們極力要培養的對象吧,真的很可惜竟然遇到了那個家伙,如果你要想保住他的性命,還是趕快去先殺死那位騎士吧,不過前提是你能夠在三秒鐘之內搞定,不然的話你身后的那些所謂普通的人員全部都會死在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算是在威脅我嗎?”老者依舊是那副平和的樣子,似乎在這個世界,沒有什么能觸碰到他的心思的。

    “這并不是一個威脅,僅僅是一個忠告罷了。”教皇笑著搖了搖頭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我都不會擔心,如果他真的能夠殺死這個青年,那代表這個青年并非是我心的那個人,當他是為東方道統獻身的好了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老者臉的神情變得嚴肅起來,眉頭緊鎖,一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教皇“所謂瓦罐不離井口,破大將難免陣前亡,這樣的結果你我之間早有數,死亡是難以避免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的話,那么你死在這里好了。”教皇身散發著神圣的光芒,扔下了這一句話,整個人向著老者沖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沒想到你竟然敢跟我玩近身戰,看來你真的是腦子秀逗了。”老者笑著搖了搖頭,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,揮動著拐杖便再次和教皇大戰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此時的火焰騎士身,則是迸發出來了淡淡的火焰,在他的騎士劍也同樣有著火焰的包裹,只是這火焰與一般的火焰不同,有著一絲圣潔的力量,這是西方道統所為的元素火焰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給你一個忠告好了,那是一定要讀過我每一次的攻擊,只要你的身體觸碰到這一絲火焰的話,那么會一直將你燒到徹底成為黑炭為止。”火焰騎士話音剛落,整個人便以極快的速度,向著林昊的方向沖擊了過去。

    在林昊的眼看來,此時的他并沒有辦法看到這個火焰騎士的身影,而是只感覺一團火焰在空急速的行進著。短短幾個呼吸的時間,這團火焰便直接沖到了自己的面前,林昊本能的將手的長槍橫在身前進行抵擋。

    伴隨著一聲悶響,火焰騎士手的騎士劍直接打在了自己的長槍面。林昊竟然能夠以肉眼可見的方式,看到了對方的火焰,正向著自己手的長槍一點一點的卷吸過來。

    林昊不斷的后退,火焰騎士則是不斷的向前進攻,似乎沒有打算給林昊后退的機會。

    “忘了告訴你一件事情。”火焰騎士的聲音再一次傳了過來“那是我的佩劍的火焰碰到其余的物體,也會一點一點的蔓延過去,這樣的法則不僅僅適用于人體,對于生物同樣管用。”

    本書來自
腾博会官网娱乐网址 - 腾博会官网 诚信服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