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書小說網 > 其他類型 > 猛男誕生記 > 章第2832章 交心

章第2832章 交心

 熱門推薦:
    <co><h1>第2832章 交心</h1>

    冰玄心的寢宮里有淡淡的香氣,里面的陳設典雅中透著一絲女性獨有的粉色。

    在顯眼處,放置了一些永不凋謝的鮮花。

    偌大的銅鏡擺放在入口處。

    顯然,冰玄心也是個愛美的女人。

    羅軍目光復雜,這女人,帶自己來到她的寢宮來做什么?想要色誘嗎?

    羅軍忽然覺得小腹處有股熱氣在升騰。

    他是個把持得住的人。

    但冰玄心的身份是如此的特殊,本事是如此高強。

    男人這種生物嘛,就是喜歡征服,尤其是征服比自己強大的女人,那就更加的有成就感。你出錢去外面找小姑娘的感覺,與和自己的美女上司發生點什么,那種感覺顯然是截然不同的。

    羅軍可以淡然的拒絕府月,可以在莫憂和龍欣面前謙謙君子。

    但在冰玄心面前呢?

    毫無疑問,冰玄心的本領以及蛇蝎之心等等融合在一起,卻是對男人形成了一種強大奇異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便是連那老皇帝風太玄都沉迷在她冰玄心的石榴裙下了……

    羅軍深吸了一口氣,迅速將腦海里那些浮想聯翩給鎮壓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公子,請坐!”冰玄心在茶幾前落座,親手泡上熱茶。

    羅軍也盤坐下去。

    茶是仙茶,茶香四溢。

    冰玄心親手向羅軍奉茶,羅軍接過,茗了一口。便覺入喉甚是甘甜,甘甜中帶著苦味,令人瞬間神清氣爽。仿佛有一股氣在身體里奔騰而過,舒暢到了極點。

    “好茶!”羅軍忍不住稱贊道。

    冰玄心也自個喝起茶來,她聞言一笑,說道:“此茶來歷極為復雜,采制的工序很是繁瑣。百年才開一次花……不過,茶倒是無所謂。公子你卻是這幾百年來,我第一個親手為之煮茶的人。”

    羅軍微微一笑,說道:“如此說來,倒真是我的福氣了。”

    冰玄心忽然凝視羅軍。

    她的眼眸中如蘊了水波一樣,柔情似水。

    羅軍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,他摸摸臉,說道:“我臉上有花?”

    冰玄心嘆了口氣,說道:“如此裝腔作勢與你談話,我總覺得是在浪費時間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羅軍說道。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雖然你我才認識一天,但在昨日,你我卻做到了絕對的信任,我們歷經生死。在我看來,我們這份情誼,已經不是一般人能夠比的了。”

    羅軍說道:“說起來,是主母您對我信任才是。換做是我,斷然做不到這般。”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這里沒有外人,你不必叫我主母。若是你真瞧得起我,叫我一聲玄心即可。”

    羅軍也不是扭捏之人,當下就道:“玄心!”

    冰玄心臉蛋微微一紅,她隨后說道:“昨天的決定,的確是我生平最大膽的一次。但我卻豁出去賭了,你知道為什么嗎?”

    羅軍說道:“為什么?我想總不會是我長得一身正氣吧?”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因為你救了莫憂和龍欣,因為莫憂為了你不顧一切。你在那影族的時候,沒有得到一些奇遇之前,完全不必要冒著生命危險去救莫憂。但你卻這么做了,由此我肯定你是個不一樣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,我承認我有賭的成分在里面。但不管如何,我賭贏了。”冰玄心說道。

    羅軍笑了笑。

    他也必須承認,冰玄心很會談心。

    如此推心置腹,他都差點想把自己和冥幽那點事說出來了。但他畢竟是個老江湖,哪里有那么容易上當。

    冰玄心隨后又說道:“我知道,也許此刻在你眼里,我冰玄心并不是什么好人。我對自己的兒子刻薄寡情,我殺了風上忍的母親,我手段毒辣,血洗一切。”

    羅軍說道:“人本來就不是用好和壞兩個字來概括的,誰人不曾作惡呢?”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有很多話,我不愿意說,更不屑去解釋。”

    羅軍說道: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但我想要跟你說說。”

    羅軍說道:“愿聞其詳!”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我的娘家,木法宗,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羅軍說道:“聽說過。”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我父親叫做冰之魄。”

    羅軍耐心的聽著。

    “我是我父親最小的女兒,我小時候很快樂,我父親也很疼愛我。而且,我的天賦不錯。在我一百歲那年,我得到了一場機遇,在海底深處游歷的時候,到了一個洞府。那個洞府,我說不出什么來。說是第一天神的洞府,又不太像。但那個洞府里有許多的寶藏,還有神甲。我的紅云神甲,血云神甲,包括末炎神甲都是在那個洞府里面得到的。另外還有許多其他的神甲,我統統拿了。之后,那個洞府被我毀掉了!”

    “毀掉了?”羅軍吃驚。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當然要毀掉,我不想留下任何蛛絲馬跡。”

    她頓了頓,又說道:“之后,我通過末炎神甲學到了很多上乘的道術。而且,這些神甲里面也有豐富的營養可以提供給我。我如今之所以有這等修為,就全靠這些神甲。我自己留下了紅云神甲,血云神甲以及末炎神甲。其他的神甲,我都分給我的父兄了。末炎神甲,我則一直都私藏起來。這天下,只有一人知道這事,那就是我父親。我父親也要我千萬不要暴露了末炎神甲。”

    “故事其實很老套!雖然我們隱瞞了末炎神甲,但不知道為什么,江湖之中總有傳說,說我有末炎神甲。八百年前,地星宮的皇帝風太玄說要納我為小妾。實際上,他就是為了這末炎神甲。但我早就末炎神甲深藏起來,不在我身上。當時,他要納我為小妾,我極其憤怒。羅軍,你知不知道,當年我的修為已經到了圣境三重!我心高氣傲得很,要我做他正牌夫人,我都嫌他太老。何況是個小妾?我不干,我父親也不愿意。但風太玄修為太高,率眾而來,我們皆是不敵。為了家族,為了父兄,我只有嫁過去,當個小妾。你當這里面是有刻骨銘心的愛情?沒有,有的只是仇恨,羞辱。”

    冰玄心此時說起往事,仍然義憤填膺,雙眼血紅。

    羅軍耐心的聽著,傷心人總有不同的傷心往事,幸福的人,卻有同樣的幸福!

    冰玄心繼續說道:“我曾經也不認命,但當風太玄進入我的身體時,我認命了。我覺得,這就是我的命!可是后來,風太玄的正牌夫人,也就是風上忍的母親總是瞧我不順眼,處處陷害,打擊。她太敏感,也太害怕我會威脅到她的地位。然而,我對風太玄根本沒有愛情,只有仇恨。我的第一個孩子,懷胎十年的時候,被她暗中下咒,導致我胎死腹中。”

    “錐心之痛!”冰玄心說道:“人很奇怪,在我懷著孩子的時候,我并不期待這個孩子,甚至有些厭惡。因為這是風太玄的孩子……但當孩子沒有的時候,我時常做夢,夢見他非常可愛。”

    “而且,我也意識到了很重要的事情,那就是我不能再頹廢下去。你越認命,命就越欺負你,侮辱你。所以,我不再認命。我先想辦法提升修為,等我修為到了圣境六重的時候,我就開始行動。我的第一個目標就是風上忍的母親,那個賤人。我先以境界壓制她,讓她著急。然后,她急于求成之后,我再將法寶,丹藥送到她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送給她?她沒有防備?”羅軍奇怪。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當然不是我送,而是想辦法讓她外出掠奪。總之是設下陷阱!后來,她中了血癆之咒,果然就開始走火入魔,最后死的很慘。殺她是第一步,然后就是對付風太玄。我以自身為藥引,跟他纏綿,并說是某種陰陽雙合之功,你中有我,我中有他。他開始還覺得非常不錯,修煉進境很快,但血癆之咒卻悄然入侵。于是,他最后也走火入魔了。他絲毫沒有懷疑我,還服用了我給他的烈陽丹。于是,他就越發的回不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些年,我之所以留著風太玄,就是不想讓風上忍當皇帝。我想等著我的孩子降世之后再殺風上忍。如果小烈沒出世,而風太玄已死,那么風上忍必定會被推舉為皇帝。我想過要將風上忍給殺了,奈何這小子非常機靈,總是讓我沒找到合適的機會。等我想要不顧一切殺他的時候,他卻也得了奇遇。這個事情,就一直弄到了現在,搞成了現在這個樣子。這是我的重大失誤!”

    羅軍說道:“也算是人算不如天算!”

    冰玄心微微一笑,說道:“這就是我的故事,不擇手段,殺人如麻,眷念權位,自私自利,這都是我!”

    羅軍哈哈一笑,說道:“我們每個人都會為自己的欲望去做一些努力,不過是欲望的強弱不同罷了。但像你這么坦誠自己的,還是少見。”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我不想對你欺瞞。”

    羅軍說道:“那血癆之咒這般厲害,你自己沒事嗎?”

    冰玄心一笑,說道:“因為我有末炎神甲在身,以末日之焰煉化,所以沒事。”

    羅軍恍然大悟,然后又說道:“感謝你的坦誠。”

    冰玄心說道:“我不想讓你覺得,你所合作的人乃是個沒有心的人。這樣的人,換做是我,也覺得不可信。”

    羅軍說道:“我明白了。”</co>

    本書來自
腾博会官网娱乐网址 - 腾博会官网 诚信服务